幾萬公尺的上空隨手翻閱機上雜誌,如機身外的雲海飄然而過,無感。十天後,踏實的走過這片土地,回程,同樣的前排悶熱機位,再讀。

漫漫長路,314,218,312,217,216公路。天山,阿爾泰山,順時針繞了北疆一大圈。問大陸的旅行社為何順著走,台灣的旅行社行程都是逆行。辛苦路先走,後面就感覺輕鬆了,回說。頭回,長拉車成了景點,景點成了休息站,車上多了新朋友吵(炒)的更兇,鬥嘴看似無聊,但那是快樂的。供食及收垃圾也成了樂趣,導遊的每日一歌,大夥兒也給予歌友會般的熱情回應。時而安靜補眠時而甦醒餵食。路旁......

自在的跳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們瑞士也有很多高山,但你們這麼的不一樣。這邊是丘陵。你們稱為山丘。它們有種獨特的魅力,溫柔而友善的魅力。」石黑一雄在Malvern Hills莫爾文丘短篇中的一段話。

大東北內蒙古境內的大興安嶺,從漠河往滿歸的路途,路面凹痕無一平坦,身體與座椅還不時騰空分離。陽光穿透白樺樹林間,一路伴隨大車不停歇著走著。可此時心中還是不免問號問號問號,是刻板想像,它不是應該雄偉的嗎?問導遊我們會經過大興安嶺嗎「我們已經在大興安嶺了」回說。回神,『嶺』不就是丘陵山丘嗎?哈哈哈,去哪兒找高山峻嶺啊,是【東北虎】的想像出沒在深山中嗎,也只能這麼瞎說了。

自在的跳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記憶、感受、思索。想起選擇寫部落格的初始,存放記憶!

生命不會倒退,也不會駐足於昨日。然而記憶卻總是寄存於昨日,猶如銀行存摺,需要存放才能提取。一個月的旅行期間,雜草趁隙攻城掠地,沒摘食的蔬菜也靜悄悄的往上攀爬,姐姐笑說『菜園成了花園』。這二個月努力的讓菜園回歸本色,因此回憶旅行紀錄旅行的事就耽擱著。捐血車上的護士詢問我旅行的詳細地點做安全把關,笑說,大哥你怎麼能將地點記那麼清楚ㄚ,我們出去玩回來早忘了去哪兒了。我回說,我工作時期的旅行也跟妳們現在一樣,邊玩還邊想工作,旅行還沒結束就已經無縫接軌工作了,哈。

自在的跳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一次也許是好奇,第二次可能是挑戰,若有第三次呢?旅行途中所聽到的聲音是,這種行程不要再來了。回程的飛機上,看到領隊手中拿的一疊正在發放的紙是什麼?醫生看診所開的證明。團員中有多少人是忍著不舒服靠意志力來完成的呢?回家後Line群組看到的是,有人說有機緣要再去。而我呢?也確實還有去轉神山的念頭。西藏是有怎樣魔力讓人一再的要進藏呢?團友中只有極少數人是第一次來到西藏,多數人是第二次甚至第三次。

回看FB的日誌寫著,『獅泉河出發經過革吉午餐後路面全部轉為碎石搓板路,經海拔5300的亞熱,已經分不出那裡才是路。車隊的10多輛車各別找路前進,無止盡的天際盡頭又是一個無止盡的天際。在車內不僅頭漲痛,更因缺氧心跳加速而感覺吸不到,如酒醉般昏昏沉沉。途中,只有偶遇的動物鳥兒以及牧羊人。整個荒原只有我們的四驅車奔馳揚起的陣陣灰沙。錯那措、昂拉仁措,儘管美麗,我們也無法享用。心靈與肉體此刻正爭執的想分道揚鑣!』

自在的跳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西藏歸來,寫黃土高原,奇怪嗎?不怪,這些時日農作夠嗆了!

旅行,這些年成了年度規劃時間的分水嶺。其他的事也總能安排在旅行間隔的時間內,當然也包含整理照片紀錄點滴。這樣的節奏這刻似乎已經是亂了套,首先素描課程總是有一搭沒一搭的上著,最多的時間呢?農作去了。

自在的跳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西安機場轉機中!特色小吃涼皮,肉夾饃……再點一盤水果上網殺時間。九天的甘南九黃行程,因為某人上海文藝營工作我們離隊從西安轉機。而此刻大夥也已經在成都機場等待回家!

天未亮摸黑打車出門往九黃機場,年輕藏族小伙子準時在飯店門口等。上了車他開口問說回程只有一個人可否帶上朋友,我們當然說沒問題,等了幾分鐘一位女生上了車也沒跟我們打照面,一路上小伙子逗她也不理,應該是睡夢中被叫醒......哈!機場,竟是白雪皚皚猶如到了北國,而我們只穿著短袖,冷ㄚ。途中先遇修路封道,再來二次的氂牛擋路,空蕩蕩的機場我們還是比工作人員早到,趕緊摸出羽絨衣穿上,出門時帶上的熱咖啡即時驅除寒氣,還是抖不停。

自在的跳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夢裡,常見『跟不上』的夢境。心底是否有一個未解的結,不知。有一回在日本旅行,大女兒跟我被遺忘了,我們二個走進巷弄去看溝渠裡的魚,就這樣團體從休息的地方拉走去餐廳,不懂!(他們可能認為我們自己會找到餐廳吧!)。女兒見到媽媽時大哭,是委屈是害怕還是喜泣......

團體旅行,我跟某人養成有默契的各自看各自拍,不時才張望一下是否在視線內。通常領隊押後所以很快就會認識我們(哈!)。塔普倫神廟在一條沒有叉路的地方某人跟丟了,也是不懂!回頭找沒有,超前走了嗎,我跟校長哥哥都不認為(以往一起旅行的經驗),有人說看見有人說沒看見,導遊走前領隊殿後的規則沒管用。簡訊發來沒見著人先往回走了,在步道旁席地演奏樂班的地方等。來時,我們相識回路來要端詳這張微笑吳哥的面孔......

自在的跳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再度登臨黃山!

FB上的朋友看著照片,回說『黃山在雲霧縹緲間!根本水墨畫來著;仙境;就是國畫......』

自在的跳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是『香燈腳』也不敢說是媽祖信徒,也許只是惦記的一件事!

臨睡前發了一則訊息【明天早上起床若是沒看到我,就是去徒步白沙屯媽祖北港進香一天】。第一班捷運第一班高鐵到台中再轉台鐵到彰化後海線北上清水,就這樣接上了進香第二天的隊伍。沒有喧囂陣頭,轎旁鑼輕聲響,軟轎輕盈步履果斷的前行後退停駐。沿途,信徒祈求神轎停留駐駕,捧花換花俯首轎底,轎身如母親輕輕的撫摸孩子,說著『平安!』。

自在的跳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芝加哥高速公路上,冷冽的寒風與披覆的薄冰,車燈往無盡頭的路面卻看不清車道分界線,僅能努力的尋覓他車輾過的痕跡......。現,正走在台北街頭要去還租借的GPS,早10多個小時前的芝加哥機場還在為超重的行李傷腦筋,後ㄧ刻女兒的朋友的朋友出現,不儘幫忙處理行李問題更默默的幫忙升等機位,還陪同到登機口,回程長途飛行舒適多了。一趟旅行要感謝的人多了,有為了減少我來回長途開車而到芝加哥會合後載我回香檳市的女兒學弟,更有在早餐店一位黑人朋友聊天說:「人生短暫,快樂過好每一天就好!」

~~~

自在的跳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